在哈工大,我们遇见了爱情

【作者:刘新宝         编辑:哈工大(威海)校友办    录发布时间:2018-11-20

全家福


1978年3月,我满怀金榜题名的喜悦,带着简单的行囊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从河南北部一个小城来到了哈尔滨。一出火车站,就看见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迎新接待站,大红的欢迎横幅,热情的老师,顿时让我这个举目无亲的学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在办完相关手续后,一个女教师帮我将行李送到宿舍,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接触高校的女教师。只见她气质高雅、形象美丽、端庄贤惠,三四十岁的样子。她不但非常热情,还以自己羸弱的身体吃力地帮我拿行李,无论我如何劝她,均改变不了她的初衷,一直将我安顿好才离开。我的内心被深深地震撼了:对于我这个从未见过如此高贵女性的男孩子来说,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美好的事情被我遇到了,其中的感受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这是进入哈尔滨工业大学第一天给我的印象。后来得知,她就是我们专业教研室的王素琴老师。在以后的工作和学习中,王老师都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现在听说王老师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现在仅以上面的文字来表达我对王老师崇高的敬意和永远的怀念。


几天后,我们全班同学见面了,由于哈工大是工科院校,女生很少,自然少数几个女同学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她们虽然来自不同的省份,气质各异,但是她们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个个家庭出身良好、经济条件优越、学识渊博、气度不凡。当然,她们都是学霸兼美女。


面对我们班上的女生,在入校第一天所受到的震撼又一次来临。对于我这个出身于普通家庭的男孩子来说,自己只是一只“癞蛤蟆”,面对着一群“白天鹅”(而且数量很少),自卑的感觉油然而生。但是,能够在哈工大提供的如此美好的环境中度过自己学习的几年时光,也算是三生有幸了。在随后的一次基础课的摸底考试中,自己考试的结果是不及格。这样一来,自卑感自然是有增无减。


虽然自卑,但是对于经过了千军万马走过独木桥的男孩子,自立自强的本性是不会泯灭的。经过三年多的苦读,我在学习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在数学和物理上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随着成绩的取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想法自然而然地就逐渐开始萌发了。


时间的年轮


从此我就开始留意我们班上的女生,不久一个美丽的女生就进入了我的视线,她出身良好、仪态端庄,长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在一次我们系里组织的联欢会上,她的一曲《吐鲁番的葡萄熟了》不仅征服全场,也深深地打动了我。她不仅嗓音高亢,平常说话也婉转动人,听她说话,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同时,她不但没有高干子女那种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的做派,而且非常富有同情心,热心助人。在一次旅游的旅途中,遇到了旅游景点讨钱的人,她几乎倾其所有,将自己不多的钱财统统拿了出来,以至于使自己无法脱身。后来我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方才脱身。所有这一切,都使我深刻地认识到这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好女孩。


既然有了目标,首先就是进一步提高自己以求能够配上心仪的女生。由于我一直都喜欢工科,对文科不感兴趣,自然相关的学识就少得可怜。为了自己心仪的女生,就开始涉猎文学、政治、经济、历史等诸方面的知识。同时积极参加、组织班上的各种活动,来提高自己各方面的能力和气度。同时也算是利用各种场合来展示自己的羽毛,从而争取自己心仪女生的青睐。再就是经常对她献殷勤,不管需不需要。以至于习惯成自然,在2012年我们班同学聚会游览镜泊湖时,陪同我们游览的哈工大镜泊湖疗养院经理当着我们全体同学的面调侃我:“你看着人家漂亮,现在来献殷勤,晚了!”惹得全体同学哄堂大笑,他自己也闹得个悻悻而归。这也成了我们同学当中流传了许久的一段笑谈;当然,这是后话。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自己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与自己心仪的女生也有了一定的交往。此时吃天鹅肉的信心自然而然地就提高了,一颗青春萌动的心就开始蠢蠢欲动了。自认为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下一步就是等待机会了。


机会终于来了,时间到了1981年的9月,全班进入了毕业设计阶段,离毕业只剩下3个月的时间了。机缘凑巧,自己心仪的女生来找我请教一些有关物理方面的问题,由于我的物理学得比较好,这样的情况过去也是司空见惯的。可是今天不同,我要下决心表白了,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我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可是我在紧张之余,嘴巴却不听使唤了;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来,真是急死人了。急中生智,我就在一张纸上写下:“你问了我那么多的问题,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她有些诧异,稍微停顿了一下,就在那张纸上写下了“你问吧”,我就急急忙忙地写下:“你有男朋友吗?”她毫不犹豫地写下了“没有”。看到此情此景,我内心狂喜,心简直就要跳出来了,赶紧写下:“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吗?”写完后,我如释重负,同时就是静静等待;当时的心情就如同一个囚犯在等待法官的判决,脑子一片空白。只见她写下了“我们晚上在哈尔滨铁路局小树林见面”(注:当时哈尔滨铁路局就在哈工大的斜对面,主建筑两边各有一片非常美丽的松树林),然后就转身离去。天哪!这是真的吗?我全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凝固了,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在确信这一切都不是做梦以后,我仍然感到难以置信,难道我在进入哈工大第一天感觉到的无比愉悦的震撼将会伴随我的一生。我太幸福了,哈工大再一次为我打开了幸福之门。


在以后的3个晚上,我们在哈尔滨铁路局小树林进行了初步的交流,谈各自的过去,谈各自的家庭状况,谈各自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等等。在各自的观点取得一致的前提下,于第3天我们共同饮用了一瓶吉林通化葡萄酒(价格0.76元),对月盟誓,此生此世永不分离。那天的月亮出奇地圆,月光出奇地亮,好像月老也在为我们祝福。当然,哈尔滨铁路局小树林也成了我们除了哈工大之外第二个难忘的地方。每当我们回到哈工大后,也必然到那里看看,重温当时幸福的往事。


在经过以后2个多月的互诉衷肠,感情进一步加深的同时,我们的毕业论文都顺利地通过,然后共同踏上了回家探望双方父母的旅程。


现在,我们都已经退休了,但是凭着在哈工大学到的各种知识,都在忙着各自的事业,继续为国家的发展和建设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不辜负哈工大对我们的期望。


最后,将一副古人的对联送给所有看到这篇短文的校友,以表达对大家今后生活的祝福。


上联:享清福不在为官,只要囊有钱,仓有米,腹有诗书,便是山中宰相。

下联:祈寿年无须服药,但愿身无病,心无忧,门无债主,可谓地上神仙。

横批:天天快乐。


文字 | 刘新宝

本文摘自《永恒的哈工大记忆》(77、78入学40年纪念)一书

Document